辣个海豹

【夜岚x肉仓】肉食动物

夜岚稻佐x肉仓精儿


肉仓是个很注重礼节的人,但同时他有绝对的底线,比如拒绝肢体接触,所以他从来不和别人握手让大多数人都觉得他有洁癖,至于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和一个后辈清楚。

永远将双手背在身后一副性冷淡的高岭之花模样,和常人印象中关西的粗鲁有些格格不入。他是一个特别受欢迎的人,“洁癖”这一点并不影响很多人觉得他有魅力,然而对象是肉仓这种制度和传统第一位的人,所有的示好都被拒之门外。

他的实力学校里是数一数二的,想硬来的人也只会被他用个性揉成团判为违反风纪严肃处理。然而今年有一个例外,士杰的学生们经常看到一位高高壮壮的一年生像个保镖一样永远咧齿大笑着跟在高冷的肉仓前辈身后走过教室外的廊道。

夜岚就是这个例外,他各方面实力都强的不行,而且性格讨喜能轻易融入一个集体,和谁都能玩的很开。但自从肉仓因为一些事情找过他一次以后,他几乎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花在了黏着这位前辈身上。用他的话说,这个人是他除了对成为超英雄以外唯一超有兴趣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肉仓前辈跟他说了什么他完全没听进去,夜岚只觉得这个人,有一种咸咸的海风吹来的西瓜味,真他妈好闻。接着被揍了一顿以后夜岚就更敬仰他了,前辈超厉害的啊!而且还特别认真的对待和一年级的自己的战斗,被重视了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然后夜岚了解了更多的肉仓以后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他了。前辈严肃的让他分清喜欢和敬仰是不同的,而自己确实是想干他的那种性意味的喜欢。

一开始夜岚也尝试像追女孩子一样送过肉仓很多礼物,其他人都很意外他的东西没被丢,事实上他每次都是借着赔礼的借口送的,毕竟神经大条的他确实经常做出失礼的事,虽然没有生气但让肉仓确实没什么理由拒绝。

而且这家伙真的很粘人,你拒绝他一次两次,还是会每天都在宿舍门口看到他。到后来肉仓也就懒得说了,任由夜岚稻佐刚锻炼完一身臭汗钻进他房间冲个澡,随意的裹了条毛巾就出来了。

肉仓喜欢看书,而夜岚也不是像外表那样看起来很鲁莽的人,夜岚他什么书都爱看,虽然漫画看的更多,至少肉仓和他聊些什么他大多都能接的上,这也让肉仓对他格外赏识,当然也会对他更严格。

放学后经常就是肉仓靠在窗边看书,算是同时监督夜岚单手俯卧撑。有时候肉仓停下来心情复杂地看着他被汗浸湿的背脊,紧实的肌肉被衬衫布料勾勒出来。

夜岚那股子拼劲,加上能力也很强,这家伙以后大概能成为士杰的标志吧。

其实肉仓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的心意,像个大型犬一样黏着自己。还有别的理由吗?况且夜岚是个毫不掩饰自己想法的家伙。肉仓虽然每次都叫他不要做多余的事,实际上他也没有觉得被黏着有特别不舒服。

有时候甚至被他突如其来直白的告白弄的面红耳赤,恨不得把另外半边刘海也盖下来遮住脸。

还有这家伙熟了以后总会说出一些羞人的言论,让人羞赧的不行。不知道什么叫矜持吗?!


随着学生时代的过去,夜岚成为了一个可以说是相当出色的英雄,虽然简单粗暴破坏力极强的战斗方式仍会遭人诟病,但正如肉仓当初想的那样,这家伙成为了士杰的标杆。

但是这个标杆依旧非常黏他,甚至和他进了一个事务所非要和他同居,肉仓坐在刚铺好的床上,细眸斜睨过去。依赖长辈的小鬼吗?

夜岚像是感受到视线一样笑着望了回去,视线对上又被刻意擦开,汗液顺着锁骨汇到胸肌从赤裸的上身滑下,肉仓耳尖泛红撇开眼,反正自己眼睛小他应该没有察觉到吧。那个大型犬科,明明不是好看的类型,意外的撩拨人,笑眯眯盯着你好像是在对你摇摇尾巴讨好,索求什么都不得不给他。

就在他思绪飘开的时候那人又一身汗味压了过来,体型上的差距让人有压抑感,不太舒服的向上瞄了一眼。二十二岁转变微越发深沉的声线被压低了吹进耳廓。

「肉仓前辈,」

两人视线交汇在一起,空气中热度攀升,肉仓压低语气强装镇定。

「怎么了稻佐,俯卧撑做完了就给我回房间去。」

「我想抱你。」

「啪——…」

眼神逃避一样躲闪,书落在地板上砸出声响,这家伙每次都是…做完运动就说就这种羞人的话,满脑子想的什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那天夜岚出了一次危险的工作回来以后两人都头脑发热,他们都已经成年了,而且在一起这么久,虽然都是夜岚单方面在表白他也没有表现出拒绝,被压着顺势在地板上就做了。

【你们懂得】
https://m.weibo.cn/3200434267/4271047421022025

总之是为了写肉而强行憋出来的。ooc什么的…我尽力了。是这样的我们家画手答应了我要画出来,一起期待吧w)ノ♡

【出胜】绿谷家的暴鲤龙 3


是这个名字吗?太久不更我都要忘了…今天失眠还是把这边的肝出来了。异世界线没构思好所以前几天一直卡着,当然现在还卡着。

————————————————————————


事实上在炸完绿谷的公寓后,恶龙想起了他可是堂堂正正的龙族,用魔法把公寓复原后给自己变了身异常中二RPG风格的衣服就一脸不高兴又撇着嘴叉腿坐在沙发上。不依不挠像苍蝇一样烦人的海藻头还不停询问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变出衣服……烦死了!老子忘记了不行吗!当然骄傲的龙是不会说的,抬手就是一个爆炸魔法,幸亏人偶先生非常耐揍。

「……老子饿了!」

「啊……那我现在去便利店。」

在经过了几天的相处之后,恶龙勝己还是没弄清楚这家伙想要什么,而且发现这位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对因为在公寓里呆着实在太无聊了,但是出门有非常危险还有那招摇的服装,于是绿谷教会了他看电视。)光鲜亮丽的英雄,生活自理能力,非常的差!他每天都打包快餐回来自己快吃吐了,在异世界对食物也非常挑剔的龙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而且家里的衣服也堆积成山,自己当然可以变出衣服来是堆着的又不能扔掉,啊……真想全部炸了,于是非常不能容忍脏乱恶龙拦住了就要出门的绿谷出久。

「我来做饭…老子吃外卖快吃吐了!!」

在前几天绿谷就不出预料地收到小勝事务所的来电,询问知不知道爆心地突然失踪的事,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隐瞒,不然No.2英雄突然消失肯定是会造成大骚乱的。自己遮遮掩掩地表达了小勝并没有回家的意思,虽然有点心虚但还是保护他要紧,而且自己确实不知道这是不是真正的小勝,也不清楚是不是敌人搞的鬼,但至少外表和性格恶劣又骄傲这一点还挺符合的,也没做出什么奇怪的行为。

实际上他说出这句话即在绿谷的意料之中但又有些意外,小勝还是挺注重健康饮食的所以只要有空都会在家里自己做饭,非常勉强地就让自己也沾光了,这几天的饮食确实让一直规范饮食维持的体重增加不少,他愿意做饭自己已经很感动了,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实在天生缺少这个天赋,绿谷做菜非常难吃。但又不能让小勝这样出去,在恶龙不耐烦前折中做了决定。

「那我去买菜,小勝在家就等我就好了!」

……又被留在家里了,实在快闲的发慌,那堆积的衣服又让自己心浮气躁,龙的唾液能消毒,但勝己明显不想把那堆东西吃进肚子里,一想到就觉得非常恶心。最后他决定蹲在浴缸前用自己的口水给那一篮子衣物浸泡一遍。于是绿谷回来慌慌张张以后在各处找了半天以为他跑调了的时候,打开浴室门就看到龙在对着浴缸吐口水……

「小勝…你…在干嘛?」

龙听到那个家伙的话简直要暴怒了,还不是因为你什么也不会干吗和那个白痴勇者一样?他这样想着索性把绿谷的名字叫成了废久。

「洗衣服啊?你瞎了吗!白痴废久!」

啊……久违的熟悉称呼,实际上衣服他还是会自己洗但是因为英雄爆心地的“失踪”自己的工作增多了没顾得上才堆成了一筐,当然这个行为还是让他十分费解,于是自带好奇宝宝属性的绿谷先生发问了。

「那你对衣服吐口水干嘛?」

绿谷仿佛感受到龙的瞳膜向两边撑开对他翻了个白眼?

「消毒。」

「哦……那个其实你可以用洗衣机,下次我教你用吧,你去做饭吗?」

绿谷再次感受到了冷冽的眼神一瞪,他发现自己至少辜负了他的好意。

「不…不是说你做的不好只是那样更方便,我当然很感激小勝给我洗衣服,多少还有点害羞…非常感谢!小勝做的很棒!先去做饭吧!你不是饿了吗?」

「哼,那你就跪下来好好感激本大爷吧。」

龙的学习能力也是很强的,勝己更是在各方面都很有天赋,他在前段时间的电视上学会很多菜式,反正照葫芦画瓢就是了。

绿谷去超市的时间有点晚了毕竟回家的时候就很迟了,所以没买什么多好的食材种类也很少,虽然在期待的同时有些怀疑异世界的口味,但在看到桌上几个菜的时候还是惊艳了。

「小勝你好厉害啊!!」

「嘁。还没尝呢。」

绿谷动筷子尝了一口,怎么说呢,和想象中的差不多,是久违的同居人做的那个味道,感动到鼻子发酸,但又忍耐着眼睛皱成一条线,下巴抿出褶皱,总之,是非常丑的表情。

「干嘛?!不好吃吗?你的表情好丑!敢说不好吃就炸了你。」

「好吃!!太好吃了!!」

绿谷那天晚上还是吃多了,并在第二天给恶龙买了礼物,从棒球帽墨镜口罩到正常的衬衫和裤子,毕竟比起被人认出来或者认错,还是这样比较好,自己回家不是经常有时间买菜,让他一直在家里绝对会憋坏的,总之这个是现在的最上选择了。恶龙不情不愿但还是收下了,隐约可以看到尾巴扫来扫去,像犬类表示开心一样。

————————————————————————
tbc(如果还有的话。)

【出胜】人偶先生的日记——花火大会

*幼驯染

每天上线看到喜欢和推荐我却没有更新,快要被愧疚感淹没了…发一篇短篇吧…本来想赶生贺也没赶出来。没有文力这两天磕跳舞机磕的一个月不想碰…Sorry接下来我会好好更新的如果有人想看哈哈哈哈。

————————————————————————


*英雄人偶的日记

原本应该在夜晚街道寂静,城市里发着微弱的光的日本,今日灯火通明,尤其是沿着神社的街道。换好浴衣,手中的钱袋里放着妈妈给的零钱,趁妈妈们打招呼的时间和对面的小勝笑着打了个招呼,他一如既往地撇开脸咂了咂嘴,当然因为家长在没有说什么讨厌的话。

「嘁——」

说到幼驯染就会想到花火大会吧,小时候经常会跟小勝一起去呢。准确来说的话是我跟着小勝去……每回小勝都走的飞快,几乎都要跑起来,在甩开大人后就开始大吼大叫。

「废久!干嘛跟着我。」

习惯性了他的抱怨就像打招呼一样了。两人站在庙会的街市前,无论来过多少次眼中还是会闪着激动的光芒,眼前是各种各样的花灯,游戏和飘着香味的烤串,炒面,章鱼烧,苹果糖。瞳眸中闪着光离不开那池子里游弋的金鱼,双手屈起抬至身前握紧跃跃欲试。

「哇——」

「小勝我们去捞金鱼吧!」

「混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啊?」

虽然抱怨着他还是在身边蹲下来,然后就不分心专注的捞起来,捞金鱼是非常考验技巧的但我总是摸不着门道,小勝就不一样,小时候小勝在自己心中就是全能的英雄,当然捞金鱼也是信手拈来。这种时候小勝意外的是很细心的人,他提着两条小鱼看着我两手空空,撇开脸别扭地伸出手把那装着条白色的金鱼的水袋递给我,一手搓了搓鼻尖。

「喏……要跪下来感激我啊。」

接过线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光被灯火照的透亮,他看我要哭鼻子就着急的大骂,我反倒笑了,眼睛弯弯鼻涕还挂着,小勝真的很帅气啊。

爬着上神社的台阶去看烟火的时候为了追赶他走的太急了没看路,突然脚下一绊身体失去平衡,心里头只想着要保护好小勝给我的金鱼,双手拖着它结果脸直直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脑子糊糊涂涂地仿佛听到骨头咔嘣的声音,想着还好金鱼没事条件反射般大喊了一声。

「小勝!」

他好像感觉到还是听到我的呼唤,急急忙忙转身跑下来把我扶起来,鼻间好像有一股热流涌下,他吓得小心翼翼用手背给我擦掉。我脑子里晕晕乎乎有点茫然却没哭出来,接着听到小勝虚张声势的大吼。

「不许哭!傻子!你干嘛用脸接地啊!」

「我没哭…我想保护小勝给我的东西……小勝…好疼——」

「哈?白痴啊!!废久!!这都能摔倒!」

小勝好像更烦躁了,重复了两遍不许哭,站在上一级台阶抓着我的手臂靠的更近,伸出粉嫩温暖的舌尖一下一下舔过刺痛的伤口。大概是这个时候心中埋下的种子开始渐渐发酵。

「老妈说这样就不疼了…不许哭!」

当然烟火没有看成,小勝牵着我去找到妈妈的时候,我直接被妈妈送去医院了,不知道为什么意外看到小勝脸上有点愧疚和担忧,我被妈妈抱着感到安心,在昏过去前看到他杵在那里低着头,好像是要哭的样子,一定是看错了,我这么想。

从医院回来后小勝递给我两根线香花火,搓着鼻尖撇开头说是补偿我没看到花火大会的烟花,那时候大概是看到烟花也无法相比的快乐。

说起来长大以后就很少一起去了,今年难得的没有工作,换好浴衣看着高级公寓外的夜色和远处山上明亮的灯光。

和小勝一起站在神社门口,不过这一回是我吻他了,天空中的烟火照亮他不满的表情和透红的脸。

【出胜】绿谷家的暴鲤龙 2


日常欺负小勝(1/1)

还是试写。
明天更爆心地先生,先补异世界设定去了。
有什么问题可以提,我自己也在摸索,合理的虚心接受。
————————————————————————


「哈啊?惊讶什么啊白痴?!是你请求我,老子才大发慈悲来的。……你和那个讨人厌的勇者还真像。」

仔细看的话这个一脸不耐烦的小鬼身后还有一条赤色尾巴来回晃荡宣告他的不满。咂嘴一双红金色的瞳眸直直瞪着你,凶狠的表情让人不禁觉得,真不愧是恶龙。但现在无论是否是梦境,当务之急是不能放任这个赤裸的少年就这么杵在门口,无论是为了自己的英雄名声还是小勝的。

脚先一步动了起来,他警惕的瞳膜翻动,遍体一阵寒意,甚至被这威吓震的停止动作。片刻之后他就解除了精神攻击,刚才大概是条件反射吧,来不及思考行动先推着他的背脊把人塞回公寓里迅速关门上锁,坐在沙发上啃着指甲思考该如何应对,同居人变成龙这件事怎么看都很不现实,难道是敌人的个性吗。

不,一般变成龙这种个性都不会对敌人使用吧,不管怎么样先不能让他出去,这种状况被别人发现报道的话说不定会被抓去研究,小勝必须好好呆在家才行。

「喂——」

被晾在一旁的人终于因为被忽视而发怒了,自己也因为一时间脑内涌入的信息量太多,忘了不关注小勝的话他绝对会发火这么重要的事,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完了,要迟到了,现在先稳住他。

「小勝,我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请求……在我下班回来前,能帮我看家吗?小勝这么厉害的话一定可以做到吧。」

「别擅自给人做决定啊?!」

「小勝难道是搞不定吗?」

从吊起的眼梢几乎能感受到他暴怒的实体化,龙的话就不是普通的爆炸了而是光炮吧,为自己说出这句话之前没有恰当地考虑而反省起来,如果他真的生气了该怎么办。但好像只是多虑了,一瞬间那种怒气消失了,他的话语反而有种没底气的感觉,像泄了气的气球。

「喂喂喂…别激怒老子。老子怎么可能做不到,还有不要乱喊,可恶?我就做给你看好了。」

这个身高差看的话生气的小勝反而更可爱了,不过这一览无余的肉体……赶紧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衣服塞到他手上,抬掌顺势拍在头顶手心陷进奶油色发顶搓了搓,然后提上包转身跑了出去——心想公寓不会就这么被他炸掉吧。

与此同时脑内嘭地爆炸的恶龙胜已,有些暴躁地想着那个混蛋家伙到底想干什么?!他只觉得脸上滚烫,这种绿毛的家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关于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倒是十分清楚,从异世界被魔王用诅咒之剑这种小把戏攻击传送过来休息罢了,是一定会回去打败那个家伙的。但不管怎么说也不想欠别人,就姑且听听这个绿毛的要求好了,如果是想要财宝什么的就直接轰飞。

话说这家伙怎么还不回来也太久了,真没用。

……

成年后绿谷的身材变得更结实身高也成长到一米八几,颇有浓缩欧尔麦特的风格,因而在十四岁少年身上明显过于宽大的衣服被勉强挂在了身上,裤子一穿就掉索性就放在一边了光腿盘着坐在沙发上,手压在脚踝思考回去以后的计划,果然还是把那个魔王暴揍一顿。

英雄木偶一回家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还好衣服够长遮住了重要部位,差点血溅当场,鼻血。然后他就被打瞌睡的龙瞪了,可能是龙下意识地做出防御姿态,看到是他之后就稍微降低了警惕。

「我回来了。」

喉结活动咽下口水,最终还是平复一下心情地说出了这句话,视线被布料下若隐若现的肌肤吸引,理智告诉自己必须给他找个合身的衣服,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比直面裸体更撩人。

然而翻箱倒柜的结果是……没有。两个成年男子的家里根本不会有给十四岁少年穿的衣服,压箱底的有一件之前文化祭办女仆咖啡厅留下的旧式正统女仆制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文化祭活动要搞得那么正式不过露出度低也更让男生接受,当然小勝的那件还是被他不由分说地炸烂了。

想让他穿穿看。

「穿这个可以吗?没有合身的衣服了,明天我给你去买。」

「不要!这是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我要穿裙子啊混蛋?!」

实在无法从脑内搜索出一个能令他信服的理由,但是绿谷出久知道少年继续这样光着腿在家里乱晃的话,绝对非常不妙。因为那条大尾巴的原因后面的露出度…总之绿谷只能闭着眼睛不去想,脑子里继续描述出来的话身体的某个部位就要抬头了。

恶龙勝己少年明显能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人用视线浑身上下舔舐了一遍,那感觉糟糕透了,他忍着没有直接烧了那裙子已经很不容易了。权衡了一下把这家伙轰飞继续欠他人情和换上那套裙子,还是决定用布料隔绝那恶心的目光。反正都是布没差,这么安慰自己,少年已经被气红了脸偏偏自己的世界规定不能影响到其他世界的人,只能吊起眼角龇牙大吼宣泄自己的怒气虚张声势。

「看什么看啊?!变态吗你!!真恶心,拿来,老子穿就是了别他妈看了!……信不信炸了你啊!」

他一把夺过手里的裙子,当即换上了。还好挺合身的,稍微有点紧身勒出了胸部肌肉线条,不过总好过那白皙的双腿一直在眼前晃荡。英雄木偶先生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一番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回头翻了翻箱子里果然还有一个头饰,非常自然的给他戴在了头上,挺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恶龙勝己终于被引爆了,龇牙理智断线毫不犹豫地炸了裙子和那个绿毛混蛋。

「你他妈在逗老子吗?!!!」

——————————————————————

still forget tbc。

【出胜】绿谷家的暴鲤龙(暂定)

-龙女仆paro


梗自 @アナゆき 太太的chuchuyeah太可爱了忍不住———————————————————————

「出久视角」



开始工作以后更多时间要应付事务所的应酬了,原来当英雄也是和普通的上班族一样的要照顾生活琐事。今天是加班的最后一天啊,和同为欧尔麦特粉的同僚一起去居酒屋谈起他青年时代的不增强肌肉的时候受欢迎程度更胜,果然女孩子很喜欢那种俊美类型。

讨论的太过激烈不知不觉到十一点半快赶不上最后一班列车了,迷迷糊糊赶上车由于酒精的因素靠着椅背一歪头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站在荒郊野外一个破烂简易的临时站台,虽然也可以用OFA的力量回去不过不能确定方位,而且就算在没人的地方英雄也不能胡乱使用个性,蛙鸣蝉噪充斥着大脑,眼前是一片墨色森林,一扭头看到一座庞大身躯。

……

这是什么新的个性吗?增强型也不像,这双红金色的眼眸,有点像龙呢,倒不如说本来就是西方龙,就算英雄的个性再怎么扯淡也不会变成龙这种说法吧,我现在大概在做梦?忍不住好奇心上升想摸摸那头巨龙,就在刚伸手的时刻耳膜一震眼前狂风吹得自己差点站不住。

「渣滓——别碰本大爷。」

龙……说话了吗?怀疑自己的脑子被酒精烧坏了才会做这个梦,果然下次不能喝这么多了因为讨论实在太高兴得意忘形了。这阵风吹得头脑清醒了些,闻到流动的风中一丝铁锈味,这才注意到他身上插着一把剑,血淋淋的伤口瞬间酒醒了一半,脑内警铃大作。

「你怎么了?没事吧?需要帮助吗?!」

「别废话…一个渣滓怎么可能帮得上老子,碰到这把剑的那一刻你就消失的灰都不剩了。」

它鼻尖嗤出一声龙息,仿佛不愿再搭理的样子把下颔搁在前爪上,月光撒下来隐约可以分辨这是浑身赤色的龙,龙也有吊眼的吗?不,现在可不是研究的时候,看这个样子真的很危险,必须救他才行,虽然他好像说碰到那把剑就会灰飞烟灭什么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抱着这样的想法本就因为酒精上头有些冲动,但这是自己不了解的领域现在去分析也没用,只能靠实践了,打开全身开关OFA的力量充盈布满全身,就在自己做好准备做一场拉锯战的时候,那把剑轻易地就被拔出来了,双手持着它略显尴尬。

「………………」

「????」

他的瞳孔瞬间撇了过来,歪着头宛如一个表情包,嘴巴依旧是撇着,有一种诡异的萌感,倒有点像自己的那个青梅竹马第二英雄爆心地啊,这梦真实的魔幻过头了吧……

「我可不是被你救了啊!别得意!……但是既然你擅自做了这种事,勉强实现你一个愿望吧渣……你叫什么名字。」

连说话语气都一模一样,不过既然是梦的话,就可以肆无忌惮了吧,咬着唇犹豫了一下咧开笑容。

「我叫绿谷出久,你没地方去的话,就来我家吧。」

「哈啊…?说什么啊白痴,我才不会去的。」

是这样一个梦,直到我第二天打开门迎面一个巨大的龙脑袋,吐息又一次把刘海都吹飞了,我仍以为这是梦。眼前产生出一个巨型魔法阵龙消失了,变成十四岁的小勝…的模样?!!!这个赤身裸体的十四岁少年带给自己巨大的冲击脑内几乎断线,发出的音节打着颤试图得到确认一般。

「小…勝……?」

———————————————————————

tbc

同人的二设到底要走多远??

这就是我爱看冷门cp的原因。因为性格大多不会太ooc。:)

wdtsmy123

严重的同意好吗……喻队的手速不是慢啊,看你跟谁比啊,每次看到同人写喻队手速慢的打字都要好久好久好久我想喷血,妈了个蛋,这是粉还是黑啊。

nonoodles:

还有碰上事儿就务必话唠,忘记机会主义的黄少,走哪儿都抖头上呆毛的小周……

所剩无几:

懒是绝症求痊愈:

  
   

写这个东西没别的意思,就是来树洞一下。

   

我一直觉得同人圈子有种非常奇怪的风气,就是人物塑造严重标签化。这个不只是全职,从我以前的国剧、复联、超蝙等等圈子开始,就是这样了。我们能看见不计其数的痴汉锤哥,女王蝙蝠,甜品狂人鹰眼,纯情少女美队。

   

恶搞文这么写是没有问题的,偶尔看几篇还觉得很有意思,可是渐渐我发现大家都这么写。包括一些所谓的正剧向长篇。

   

而全职里,这个现象尤其严重。

   

全职非常吸引我的一点就是这部小说对人物形象的塑造非常成功。多达几十个主要人物个个性格鲜明,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萌点,我们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一型——比如说我,就是标准的大孙苏。

   

对于同人设定这点,我的理解是,私设完全可以有。毕竟全职高手是一本以叶修的一个时间段的经历为主线的小说,不可能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很多地方不靠自己脑补是不行的。而且有些私设我也很喜欢,比如说叶神的小肚腩,乐乐的小马尾,我就觉得很有趣,很可爱。

   

可是有一些近乎于推翻原作设定的同人二设,我不能接受。

   

张新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极度自律,极度严谨,可他不是强迫症。这个已经有姑娘分析过了,也有人做了详细的科普,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好像大家还在认定他是强迫症,是对称控。

   

张佳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在队友因伤退役后几乎一个人撑起百花,即使得了三次亚军后灰心失望一度退役,也还是为了追逐冠军之梦重回联盟。也许他的名字是有点像女孩子,偶尔会被叶修逗得炸毛,战斗风格也偏于华丽,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动不动就依偎在孙哲平肩膀上哭鼻子的娘炮。

   

吴羽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根据原作,他坚持本心,风格强硬,生生把并不是主攻路线的鬼剑士打出了刚猛霸道的气势。从来不犹豫,从来不惆怅。当这样的一个人,在同人里以一副冷高傲娇的抖S形象出现的时候,让我不禁生出一种“你他妈谁”的感叹。

   

二翔有点二,但他不弱智;邹远有点软,可还不到苦情戏女主的地步;小周不爱说话,可至于一说话就结巴吗?卢瀚文还是孩子,求别把他写成痴汉;刘小别一身锐气,并没有口嫌体正直。

   

喻队手速慢大家就写成他发短信都要好几分钟,第一个这样写的人或许是抱着夸张态度写,或者是制造槽点博人一乐,之后大家都这么写确实是改变了初衷,别的也是差不多的状况吧。【这里是脑洞如白洞姑娘的补充,我本来也想要吐这个槽的竟然忘了Orz。在这里直接上姑娘的原句了】

   

可是很多姑娘也许是太久没回顾原作,又看了太多同人,已经达到把同人的二设当成官设的地步了。我不是来高贵冷艳刷存在感的,只是看到大家讨论人物剧情的时候,真深深地觉得我们看的不是同一部小说。张佳乐吴羽策刘小别蓝河这几个人的性格天差地别,怎么在别人眼里就都变成了傲娇呢?

   

爱他们,就再看一遍全职高手吧,也许大家对人物的理解会多少有点偏差,可断不至于偏差得太大。微博上的苏纪尘姑娘说的一句话我很喜欢,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那也是哈姆雷特,不是哈利波特。